© 2003 Ted Su All Rights Reserved.
 
 
 
 
 
 
 
Work Media ted.su@msa.hinet.net
 
Roxy
Medium / 號外雜誌
Writer / 洪淑娟

ROXY到故宮:蘇誠修

小時候,他想學美術,在大學裡當研究所所長的父親認為,那不太好吧!?
於是,高三時,他想去唸建築,既不會違背別人的期望,也可以沾一點美術的邊兒。
18歲,他瞞著家人,說是到補習班上課,其實是跑到設計公司打工。
26歲,成立先飾設計工作室。
32歲,成為Roxy& RoxyⅣ的老闆,也是RoxyⅡ,Ⅲ股東之一。

或許,經營Pub DiscoCoffee Shop是機緣,然而牽繫這機緣的主線該是那設計創作的慾念 。

   穿著黑白配的黑長褲、黑外套和白T恤,帶著隨時會嗶嗶叫的大哥大,約在他愛的RoxyⅢ接受《號外》訪問。

  窗外的聲音一點也沒有干擾室內的音樂,蘇誠修說話的聲音非常清晰且溫和,他要抗議《號外》曾出現過關於Roxy的批評,態度很冷靜。他自己寫好反駁的文字遞給我,第一張寫著:為什麼作者心裡哼唱著Heavy Mental的曲調,走進這古意又柔情的優雅小店,聽到精緻的爵士經典,卻可以說這個地方沒有品味?有被騙的感覺?

  第二張他寫道:標榜New MusicUndergroudPunk,就不容許RoxyⅡ的流行選擇?然而許多人也只是對音符和節奏起共鳴,知道是誰在唱歌,這些擁護者,對於歌曲的內容意義真正了解的,試問有幾人?非歸屬同一音樂族群,就得無情評說?

  第三張寫得比較短:對於趙金仁了解我的設計融有Loft的意象,以及自然材質的運用,感到很溫馨。

  他走到唱機櫃架,把音樂調小聲一點,我去洗手間,回到座位,告訴他,馬桶旁邊的紅磚牆打了個洞很有趣,可惜裡頭的味道不怎麼好,他去吧台告訴服務生。回到座位上,我又告訴他,有蚊子叮了一個包,我腳癢癢的,他說今晚那些蚊子都會被罰站。

  望著屋頂,我們一起數一數,沿著黑色通風管,垂掛下來的樂器有老豎笛、小提琴、中國鑼,入口門邊有一把五十歲的老月琴。在客桌的中央,有個鋪方格布的圓桌,上面堆放一些舊煤氣燈、大型玻璃酒瓶和一支小喇叭,算完這些他從大陸、越南、美國等地帶回的半古董,又開始點校牆上框裱的黑白老照片和法國百年舊報紙。接著我好奇那一盞盞像曼陀鈴花的吊燈是從哪一國找來的?他說是在台灣一家專做外銷義大利吊燈的工廠找到的,一朵朵分解拆下,再重新安裝上去。

  這裡是他為Roxy做的第三個設計,剛從RoxyⅡ每天1000瓦喇叭的熱鬧舞曲中逃出,他放心思設計這個溫馨親切的小天地,佈置富有懷舊情懷的半古董,讓人可以靠在窗邊,沉想一段老故事,緬懷一些回憶。

  這個設計的idea如何醞釀?他說,有一回在紐約,寒冷的冬夜裡,一個人走進格林威治村的一家小Pub,馬上就舒緩在其中多重的人文氣息,人可以踏進一個陌生的地方,卻能感受到溫馨和自然,實在很好!

  每年總要花三分之一的時間在國外遊走,他觀看建築、室內設計、聽聽音樂,比較一下別人的Menu,他知道Roxy的食物乏善可陳,但也領略到PubDisco,不是在賺取不合理的餐飲利潤,而是提供一個舒暢身心的場所;下班後流連在酒廊開一瓶酒花幾萬塊錢,究竟有何意義?室內設計若能和生意經營都帶有文化與溫情不是很理想嗎?

  離開暖暖的RoxyⅢ,他帶我來到年輕人跳舞的RoxyⅡ,在二樓空橋間行走,往下看由線狀紅、藍、黃、白燈光所照映的跳舞區,馬上就感染到活力的節奏,你跳累了就擠坐到一排一排的木桌旁休息;牆上一面英式黑白相稱的木質都鐸式建築圖案,地上是台灣紅板磚,盡可能使用自然的材質,是他偏愛的設計手法。

   我們接著又到RoxyⅣ,又是中間挑空、周圍Ballcony環視的Loft格局,走下窄小的鐵梯,他忙著指出他的寶貝古董,70歲的揚聲器、100歲的俄羅斯收音機、可能80~100歲的義大利和法國舊燈、從泰國買回年代不詳的黑白照片.......。在這裡他採用黑色和古銅色為主基色彩,燈光也不是五光十色,感覺比較沉穩,來這裡玩的上班族或年輕人,可以在各個用紅磚砌成的小隔間聊天,透過不規則的洞洞,喝著自己喜愛的酒,看別人起舞,就像他自己一樣,工作後享受一下微醺的感覺。

   從洗手間出來,我說那裡面窄小簡陋了些,不像RoxyⅡ的洗手間那麼大方,他就聊起在外雙溪新近籌設的「故宮」Disco,將來那裡的洗手間將會是名符其實的”化妝室”,因為人們可以在裡面使用免費提供的化妝品,裝扮好再出來玩。於是深夜裡,我們又開車到士林故宮博物院的對面--「故宮」Disco

   黑暗中,拿著手電筒,我們走進這座白色中國式建築,他介紹整個空間的規劃,好像在述說一個長久以來的夢想。

  二樓的地面照例不能倖免,又被他打成一座座的空橋,來玩的人逛在上面,可以往下看到一樓跳舞的人。而更奇妙的是,有時候一樓跳舞的人,可以再往下看到一些被一個升降舞台沉降到地下室跳舞的人群!

   順著手電筒燈光,他指出進餐的客人可以使用的蒙古烤肉區,不想跳舞的人可以待的撞球間、咖啡室、飲酒區,最後爬到屋頂上,那裡將是一個空中庭園,會架起影視螢幕。

   倚靠著中國式的攔柱,望下看屋外的院子,他想要讓藝術創作者做些雕塑、景觀藝術的展示,他和其餘夥伴們的「故宮」理想,是否會像天上的星星一閃一閃亮晶晶?讓我們拭目以待。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