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3 Ted Su All Rights Reserved.
 
 
 
 
 
 
 
Work Media ted.su@msa.hinet.net
 

Ted Su

Medium / 雅砌67
Date / 1995.08
Writer / 田芳麗
Photographer / 蘇誠修

arch interior都市叢林新觀念

   蘇誠修說自己是非常都會的,因為明白陽光、空氣、花和水再都市之不易,不如自己營造一個「人味」充滿的空間。

  身為一個室內設計師,蘇誠修並不引以為滿足,年紀輕輕不過三十出頭的他,手下亦有許多企業同時進行,每開一家餐廳,皆能在短時間內擄獲台北人的心,而他的家是否也會像他的店一樣,有所謂「新觀念」呢?

都市的歸都市,叢林的歸叢林

  蘇誠修說他很清楚,身處在台北市,住的地方是絕對不太可能很陽光空氣花和水的,所以他不會刻意去營造其中一項引進自己的家中。既然很都市也很叢林,那就讓它徹底一點吧!搬到這方三十坪左右,原來是辦公空間的地方,首先要處理的便是燈光的問題,因為它的自然光源只有一處,蘇誠修便考慮整間都不採用實際區隔,只用有形的傢俱輕輕點出使用空間的不同用途。

  一進門的客廳後方很自然的便是餐廳區,一些茶几小景與原來的樑柱便將書房區圍繞出來。書房的後方,是家中最大的死角空間,蘇誠修只花了數千元作了一個優雅的布幔將其拉隔,便拉成了一個適當的衣櫃。他說自己從不認為衣櫃就必須是那種高大笨重的木櫃,上必須臨床的一般做法,這樣一來不但解決了死角空間,臥室有顯得清爽的多。

  但是書房完全沒有採光,是不是有違人的「向光性」呢?蘇誠修說圓的就是圓的,不必硬拿一個方的東西,既然這個空間的採光不好,那就順它的「勢」,不要刻意採光,利用人工燈光的拿捏,也可以暗的很美。更何況白天有光的時候,他亦是在外忙碌的工作,享用不到。

對原素材情有獨鍾

  走人蘇誠修的家中,會看到久違很久的水泥牆,以最原來的面貌,未再經過任何裝飾美化在空間中出現。

  對於使用上的材質,蘇誠修一向喜歡使用原素材,而非斥貼面的東西。他認為水泥就是水泥,紅磚就是紅磚,應該給它們一個原來的面貌,而不是為它化妝粉飾。也有可能是與金牛座實用的美感有關,他自己分析自己道;絕不會對美過分沉溺到熱烈擁抱它的地步,這樣一來,水泥牆在他的家中與心中,亦不會輕易隨時被淘汰,而屬於他自己對素材、對生活的感受也會留下一定的「動物的痕跡」,這個家也會顯得有人味多了。

  而在未實際區隔的空間下,隨時可做很靈活的變動,採訪當天,便有友人三、四位住在蘇誠修家中。書房稍事挪移,便可打上一個地舖,有一種隨性、屬於大男生的氣氛在空間中漫遊。

  蘇誠修對自己的家亦很滿意,經濟優渥的他,並沒有用前砸出自己的家來,不連傢俱的話,裝潢費材一百萬出頭,若加上傢俱也不過一百六十多萬。

  國的紅木傢俱配上法式四人的餐椅,在這有中有西的空間裡,不難嗅出與蘇誠修的一系列餐廳「WIND」、「人間樓」裡相同的屬性、趣味。

  決定三年後半退休的蘇誠修說,自己是很都會的,並非不嚮往陽光、空氣、花和水,只不過台北的確無法提供這些,日後弱勢一但決定追逐自然的環境,一定要絕對的陽光、絕對的空氣、絕對的花和水,至於現在,既然身處都市叢林,就讓都市的歸都市,叢林的歸叢林吧!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