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3 Ted Su All Rights Reserved.
 
 
 
 
 
 
 
Work Media ted.su@msa.hinet.net
 
Apocalypse Now >> Taipei / 1995

Medium / 室內雜誌
Date / 1996.01
Writer / 張修政


從建國北路到復興北路,「現代啟示錄」復活了,對台北的夜貓族、Pub族,這真是件新聞。空間使用上從舊店的垂宜貫穿上升,到新店的水平拓延開展;懷舊與厚重的裝飾風格,在新店中則趨向簡潔俐落,不同於,「舊現代啟示錄」,它是「新現代啟示錄」。

  設計者蘇誠修表示,新現代啟示錄企圖融合現今國際都會的流行脈動、空間與行為語彙,以建立台北未來流行餐飲文化的新指標。八年前的現代啟示錄,原始設計者琨艷引用電影《現代啟示錄》中的越戰省思,使餐飲空間因衍生的話題而得以聲名大噪;世紀末此刻的台北,面對資訊通信與傳播的爆炸性變化,新生的年輕族群對商業活動空間的需求與想像因而無限擴張。八年間,我們的都市文化已然改變,塑造都會空間風貌的設計師但必須能夠掌握對都市環境與文明的敏感度;因此,高流行、高敏感度的都市文化便是蘇誠修賦予新現代啟示錄的空間主題。

  新的空間脫胎自一棟廢棄近10年的汽車修理廠,設計者摒棄商業空間慣用的夾皮包覆,將原始的結構桁架保留並裸露,兩側牆面儘以空心磚牆砌起,共同圍閉出一處簡單人氣的空間。他讓新的空間留有舊的使用機能的印記,也藉著工廠式的空間質感與力道,產生強勢的震憾力,打開都會人糾結混雜的日常心靈。

  對蘇誠修而言,空間設計必須順勢而為,以四兩之力撥千斤之重,不要硬將腦筋的既定想法塞入不適宜發展的空間中。就著原有的架構,簡單桁架撐起的雙坡屋頂將局部加高,引入側向光源,讓空間得以通暢呼吸,屋頂的採光罩亦兼做空間比例修正之用。室內除了廚房等服務性空間以空心磚隔起之外,整體開放式平面如同Loft完全無隔間,留出最大的營業面積。連洗手間也不佔地面層面積,將它抬高至夾層;夾層的設置,則同時形成舞台的效果,為未來活動型態的擴展預留可能性。

  拋開過度瑣碎細膩的平面區隔與無意義的視覺圖騰,如此簡單明快的空間手法與時下商業空間或設計界因過度考究平面配置,而反顯扭捏作態的情形恰成對比,這也是從市場區隔的考量做出發,以塑造滿足都會人渴望情境差異需求的餐飲空間企劃賣點。

  同樣的態度面對立面的處理,亦僅是以空間磚,玻璃等材料,配合原有建築之形體進行比例分割,順勢並強化原有的情勢,詮釋出餐飲空間立面與都市街道的新關係。夜間,六盞投射燈映照台北市最美的行道樹──樟樹之上,反射出台北人鮮少留意的美感,是無須文字且最廉價的招牌。

  從舊店中搬過來繼續使用的除了原木餐桌椅之外,還有樓梯的鐵件與大塊實木,一一處理成新店中的樓梯踏板與吧台櫃面;原有的招牌由戶外到了室內,佈置在舞台空間的一隅,成為裝置的一部份。開敞挑高的室內,整齊有序的桌椅有著現代辦桌的氣氛;鋼桁架傳達出重工業的粗獷情味,沿著牆面設置的長條型吧台,則為餐飲空間點出活潑的動感。加高處理的採光罩與正立面的玻璃開窗,引入四季晨昏陰晴的自然光影,也框伴綠意。屋內保留下來的樹幹讓它穿出屋頂之外,地面處配合盆景的擺置,造成一處小型的綠色天井。

  DJ台是流行音樂餐飲空間中的要角,原始概念為-抬高於地面之上,獨立可活動的構件;最後因部份因素之故,僅取原始設計的部份精神,以有輪子的鷹架抬高,雖然並非真的隨時可移動,但是當澄藍的光匯聚其上時,DJ台真正成為空間中活動與視覺的焦點。配上夾層空間中聚光燈與漆黑的鐵梯,舞台效果十足。

  本案其實是餐廳經營計劃主導空間設計的實例,蘇誠修身兼設計者與業主的雙重角色,整個設計團隊在概念發展的初期,容許天馬行空盡情想像,而定案過程卻是由經營計劃加以嚴苛檢核,才得以完成。新現代啟示錄不但企圖捕捉瞬息萬變的都市文明,其中更融會貫穿著蘇誠修近年來對餐飲空間的經營與空間設計之道。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