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3 Ted Su All Rights Reserved.
 
 
 
 
 
 
 
Work Media ted.su@msa.hinet.net
 
Apocalypse Now >> Taipei / 1995

Medium / 室內雜誌
Date / 1996.03
Writer / 黃衍明 雲林技術學院空間設計講師




新現代啟示錄的後現代啟示
論蘇誠修的「新現代啟示錄」

  在若干年以前,台北的Pub與Disco大多設於大樓的頂樓與地下室。這固然是因為頂樓與地下室容易以低廉租金取得較大面積的單一空間,而且這些頂樓與地下室空間的非正式性反而容易取得年輕人的認同。盛極一時的Kiss Disco與Hard Rock Cafe便是明顯的例子。Kiss Disco在大樓頂樓乍然呈現人聲頂沸、五光十色的夜生活空間,讓激昂的聲音與光線充分挑動年輕人的舞步與生活脈動。Hard Rock Cafe也是藉由進入地下室的旋梯引青年進入自我陶醉的空間夢境。這些身處頂樓與地下室的Pub與Disco往往與夜生活搭配,呼應著青年擅長挑戰正規空間、規律白天生活的意識。因此台北的屋頂與地下室的Pub文化所代表的是年輕人的文化,挑戰社會中僵硬合法性的文化。

   近來若干Pub則是離開了頂樓與地下室,回到都市的地面層。或是代表Pub文化經過多年醞釀,已經被社會逐漸合法化,但卻不表示Pub文化已經失去其空間的非正式性、已經失去對都市正式空間的反省潛能。Roxy、Roxy Plus與魯蛋等以飲酒與音樂為主的Pub都陸續出現在住宅區的日據時期老宿舍或社區公園旁的公寓一樓。這些Pub將都市中習以為常的舊空間稍加改裝,轉眼便成為酷斃的新空間。老傢伙在包裝之後又重新容納都市的新新人類。這與過去舊人類對於空間營建的概念便出現極大差距;現代主義的營建觀念是完全由零開始,在平地建起一座新市鎮、在新街道上築起一棟棟新的高樓。這些屬於現代主義的營建觀念往往被新新人類斥為「太遜」。新新人類所追求的要不是電動玩具或科科幻電影裡超科技的Cyber Spacer,便是老到沒牙可掉的破聚落,像九份。這些對空間與時間的喜好出現兩極化,便表示新新人類的價值觀對社會中約定俗成的合法性所提出的質疑。

   此次新現代啟示錄所提出的Pub宣言雖然仍不出這二、三年間許多Pub所提出的空間見解:空間的非正式性、聳動性,但是蘇誠修先生卻又更強化這個宣誓。包括空曠而失焦的空間、未能反映機能的動線系統、分不清室內外的植樹空間、以及必須穿越舞台的廁所入口等等,這些在建築或室內設計的學院中都會死當的設計動作一再地挑戰現代機能主義空間設計的基本議題,也強烈質疑現代主義對於空間設計主流的合法性。

   而這樣的質疑不僅出現在實體的空間營造上,並且從無形的Pub經營策略上可以窺見端倪。這與大部份檢討後現代的方式是從建築式樣與空間形式去切入有很大差別。改建後的空間品質雖然在原現代啟錄或者Roxy便似曾相識,而且利用現有空間加以改裝也是蘇先生所擅長,但以報廢車廠來進行改裝卻是大膽嘗試。蘇先生大膽地將破舊空間的利用觀念推到極致,完全將新建築物的可能性排除在外。這種老幹新枝的空間經營策略重新將時間軸中現代與過去所劃分的間隙重新綴補起來,將空間中的時間性再次延展。最重要的是新現代啟示錄藉由絕處逢生的空間經營策略喚起了都市新新人類對都市底層空間的鄉愁,而這種對都市空間的鄉愁才是新現代啟示錄中最大賣點。

因此新現代啟示錄給了我們至少三點啟示:
1. 現代式經營空間的策略(除舊佈新)與機能至上的設計基本動作是需要質疑的,至少它不是屬於講究空間氣氛的Pub空間文化。
2. 新新空間價值觀偵測並再生一些存在或逐漸消失於都市底層的空間,並再開發這些底層空間的生命力。至少新新Pub是如此的。
3. 空間的再生是一種爭取都市認同的策略之一,至少是廣大Pub族的認同。
而新現代啟示錄所提出的後現代啟示究竟是一種對當代設計與文化深刻反省後的反應、或是只是挑逗鄉愁的商業經營策略、或是反映新新人類激情式的泡沫文化?這些都是在酒酣耳熟之際不要忘記去檢討的空間文化啟示。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