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3 Ted Su All Rights Reserved.
 
 
 
 
 
 
 
Work Media ted.su@msa.hinet.net
 
Ted Su

Medium / WOFE
Date / 1996.04
Writer / 劉心




順其自然的空間運用
室內的光線不好,怎麼辦?別急,室內設計師蘇誠修教你一套「順其自然」的空間運用哲學,何不利用燈光的拿捏,營造出別樹一幟的家居風格?

  年紀輕輕不過三十出頭,蘇誠修的本領卻讓人眼睛一亮,身兼室內設計師,在自己開設的「WIND」、「人間樓」、「現代啟示錄」等,台北人即使沒光顧過,光提店名也會耳熟能詳地回答一聲:「喔!我知道。」

  每一家店都由蘇誠修自行設計,展現「一致」的「特別」風格。也就是說,他的設計作品,有一個共同特點──特別。

  走進蘇誠修的家,這種「特別」的感覺亦十分強烈的襲來;沒有一般家庭的溫暖、明亮,空間中盪著一股灰色的調調兒,卻讓人很舒服。說是採開放空間,但整個家卻給人一種「叢林」的感覺,可以在這裡面遊戲、奔走。

  30坪左右的大小,原來是提供為辦公使用的空間。所擁有的自然光源區僅有一處臨窗的地方,蘇誠修將其分配予餐廳區使用,而緊鄰著的客廳,多多少少也能「沾一點光」,一進門的主要視覺──客廳,就再那麼似有若無的光線照拂下,呈現屬於男主人很自己的一種美感。

  也因為在這個家,自然光之得來不易,蘇誠修便得花一些功夫在燈光的營造上,沒有過多的頂上投射燈,反倒用了不同的燈具、色感輕輕點出不同空間的屬性。

  而位於角落的冷僻空間,有著極擾人的樑柱問題,蘇誠修變乾脆成全它,花了數千元做了一個優雅的布幔將其拉隔,便成了一個適得其所的衣櫃。而茶几等的佈置小景和其餘的樑柱也順勢圍成書房。

  蘇誠修說自己從不認為衣櫃便一定得高大笨重,一定要四隻腳才成,或者一定要緊偎著臥床,成對成雙。用這樣順其自然的方法,不但解決了家中尷尬空間,臥室也會因此顯得清爽的多。

  不過,人的「向光性」似乎出自天然,這樣一來,會不會有所違反呢?蘇誠修仍有自己的看法:「圓的就是圓的,不必應套一個方的東西,這個空間既然採光不好,何不順著它的『勢』,利用對燈光的拿捏,讓它暗也有暗的美呢?」

  著眼在實際生活上,蘇誠修的工作忙碌,與自己的家相處通常是在晚上以後,白天的陽光,自是較少機會得見,這樣的考量,亦可說是適切的。

各種素材的奇異組合

  一般來說,男性對布料的選用似乎較不感興趣,但在蘇誠修的家,一進門便以不同的水泥地板和木地版做區域分隔,而水泥牆上加掛著一襲銀鐵灰的布幔,不著痕跡卻又十分強烈地訴說這個家的「可看性」與「故事性」。

  各式素材的奇異組合也隨處可見,於是,中國紅木桌搭配法式六人座椅;稀奇古怪的老東西收藏,隨性地放置在中國古董桌上;十分簡單的衛浴,因為一個造型古典富麗的鏡子,頓時華貴了起來。

  好久不曾得見的水泥牆,也不時地會在這個家中與你素面相見。蘇誠修表示自己一向喜歡元素材,十分排斥貼面的東西。他認為水泥就是水泥,紅磚便是紅磚,要做的應該是還他們原來的面貌,而不是加以粉飾增添。

  而元素材的東西,因為是有生命的,會隨著時間和仁一起成長,在空間中你可以透過週遭這些有生命事物的變化,感受到時光的流逝,生活就不再是永遠不變,永遠「完好如新」,和以前一樣。

  開放式空間的好處便是,彈性可以無限大,原本兩房一廳的家,如有三、五好友來訪,書房週邊家具稍事挪移,便可空出一大塊天地,可供打地舖,有一種隨性、自由的氣氛。

  經濟條件優渥的蘇誠修,並沒有用錢砸出自己的家,進到這個家,即使尚未見到主人,也不難嗅出屬於主人的特殊風格。也很向蘇誠修所開設的餐廳、Pub一樣,這些空間總給你一種感覺──故事仍在上演…。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