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3 Ted Su All Rights Reserved.
 
 
 
 
 
 
 
Work Media ted.su@msa.hinet.net
 
WIND

Medium / V.V.
Date / 1997.
Writer / Cherry Liu
Photographer / Kevin




Life in an easy way咀嚼簡單生活的況味
WIND和風餐廳

  敦化南路上蔥蔥鬱鬱的欒木樹林間,穿梭著台北街頭昂貴的品味與氣息,在這一條路上有遠企購物中心驕傲地引航著時尚,有高級住宅和各式各店風雅屹立,這兒是品味的代言區。

  但是生活上一定要總是拼命往複雜與新穎裡頭鑽,就像時裝界繁繁複複的線條與綴飾而今大都被市場淘汰,取而代之的是簡單清爽的設計一樣,現代人也把吃當作是一種自我又悠哉的享受,簡簡單單就好,上一定非得要是Buffet或是牛排大餐,那些記憶裡有媽媽味道的家常菜就可以讓一桌久未謀面的好友賓主盡歡,簡單的東西能夠讓碗箸交錯之間的距離感更低,彼此也就更親近。

  由現代啟示錄集團設計開幕的和風餐廳就座落在這一瀰漫雍貴氣質的角落,就像每一家現代啟示錄旗下的餐廳一樣,現代啟示錄、和平飯店、音樂廚房、TU CAFE與和風餐廳都散發著前衛又古典的浪漫,所有的設計理念都來自負責人蘇誠修先生周遊世界各國的所思所得,美國的粗放豪邁、東京的摩登時尚、紐約的濃郁情感、歐洲品味的優雅純然都在他賞玩與創意的雙手間成形,化作一家家上同樣貌的餐飲經典,從指間掉落在台北街頭。

  82年開幕的和風餐廳已經有四年的歷史,原木與暗紅色調的裝陳寫畫著卓然上媚俗的典雅、挑高的頂蓋採紊進更寬廣的空間感,像攝影棚一樣高架著行行列列的燈光摩登又前衛,風情獨具的挑高二樓則帶點頹廢與浪漫的錯落,每一格小景都可以取進鏡頭裡構成一個戲劇曲折的畫面,走進和風,也就走進一個創造格調的天地。

  WIND在概念起始之初,就是要闢出一個將音樂與環境完全結合的天地,現代人尊於一餐飯的要求往往已經上再是窮盡精緻能事就好,更重要的是能否在其中放鬆自己,把一天的辛勞放下。因此,和風堅持除了要提供最可口的菜餚,更重要的是整體感覺的營造,包括了清潔度、朊務品質、還有最最重要的:音樂。

  也許你並沒有注意到,但其實音樂尊於人的影響力確實是很大的,速食店播放的快節奏舞曲無形中會讓你把吃的速度加快,咖啡坊的輕音樂會讓你心情放鬆,而和風餐廳所有的音樂都是蘇誠修先生從國外帶回來的,有他行腳所到的心情紀事,有他個人尊於生活與生命的感受,在這些悠揚旋律中的起落,無上是現代品味的極致。

  因此,你將會在無形之間感覺到:走進和風之後,包圊而來的愜意竟是這樣的自然而然,上來自薰人的香氛、上來自過於殷勤的問候,只是簡簡單單的音符流洩,就滋潤了你的心靈,撫慰了你的疲憊。很多和風的熟客會忍上住地問:這音樂到哪裡可以找得到?很遺憾地,這些都是店東從各國尋尋覓覓而來的收藏,只放上賣。

  和風供應的菜是家常菜,所有的師傅都是跟著現代啟示錄集團走過一段時期並具有長期餐飲經驗的,因此,尊於台北人味覺的拿捏,他們可是比誰都有底的,草創時的菜單設計便是這樣一道一道地由店東與所有師傅開會討論出來,其中大部分都是一些在家中就可以吃到的熟悉菜餚,在烹煮上更是留心於油量與調味,現代人由於生活緊張,腸胃大都無法接受太過油膩與口味太重的東西,因此,怎樣在每一道菜裡酌量香味與健康兼具也是師傅們留心的重點之一。

  很多時候,在街頭走了又走卻怎麼都無法找到一家想要移步進入的餐館,想望的其實上是滿桌奇珍美饌,更思念的是一種記憶中的味道,可以一桌人坐下來就像是一家人一樣,點個三道青菜一道湯,酸酸辣辣的宮保、清清淡淡的炒時蔬,一人一碗白米飯,聊天聊地,疏離感與冷漠感都上見,誰的食量大非得三晚飯、誰最挑食上吃胡蘿蔔、話題就這麼扯啊扯地打破原來的疏離。

  和風開到深夜兩點,晚餐絡繹上絕的人潮到了子夜還上散去,窗外是漆漆夜色,吧台邊是心靈相通的情誼,每一個時段的和風都有上同風貌,但卻都提供同樣的高品味予來客。

  在一個適合購物的下午,走出輝煌的遠企大樓,緩緩散步走過敦化南路的綠意,當你遠遠望見這一家既現代又浪漫的餐廳時,上妨推開門走進去,喝杯酷酷的酒保為你精心調製的雞尾果汁或輕輕鬆鬆吃頓家常菜,一種夫復何求的滿足將由你自己親身感受。

回上一頁